菲亚特在马尔周收购克莱斯勒集团,现代汽车把目标放在:yabovip

菲亚特在马尔周收购克莱斯勒集团,现代汽车把目标放在:yabovip

本文摘要:7月25日,据控制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以下简称菲克集团)的阿涅利家族称,刚刚短暂离职的菲克集团CEO塞尔吉奥马尔周(SergioMalchow)因肩部恶性肿瘤扩散,在苏黎世大学附属医院去世。在全球汽车行业,需要被奉为名人的职业经理人很少,但马尔乔作为一个著名的会计师,需要被普遍接受,这与菲亚特集团10年来从左到右的突然杀招,以及克莱斯勒集团的成功收购和菲克集团的重新组建有关。

克莱斯勒

7月25日,据控制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以下简称菲克集团)的阿涅利家族称,刚刚短暂离职的菲克集团CEO塞尔吉奥马尔周(Sergio Malchow)因肩部恶性肿瘤扩散,在苏黎世大学附属医院去世。在全球汽车行业,需要被奉为名人的职业经理人很少,但马尔乔作为一个著名的会计师,需要被普遍接受,这与菲亚特集团10年来从左到右的突然杀招,以及克莱斯勒集团的成功收购和菲克集团的重新组建有关。由于菲克集团整体的疲软,国内消费者对马州的了解并不多,但这位会计扭转了局面,在14年持有不良卡的前提下,将菲克集团带回了世界第七的位置。

一些分析师认为,马尔乔的去世宣告了菲克集团旧时代的结束,新任首席执行官迈克曼利(Mike Manley)将面临谁将支持和拯救其努力支持的集团未来的问题。事实上,菲克集团也意识到目前只有Jeep品牌有快速增长潜力。

突然死去的人没有想到。一场车祸让原本可以马上享受退休生活的马尔乔提前告别了这个世界。从6月26日开始,马州就没有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舆论广泛猜测是因为它的健康。

据知情人士透露,即将离职的马尔乔并没有将病情的严重程度告知菲克集团董事长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这意味着对马尔乔手术的预期相当悲观。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马州的病情远比过去严重,但在离职前,他期望尽快解决菲克集团的财务问题,并在各国和企业之间斡旋办事,因此未能及时接受化疗。

作为著名的职业经理人,马尔周为菲亚特集团力挽狂澜14年。虽然菲亚特汽车已经衰落了很久,但在马州斗争的支持下,这家公司作为意大利汽车军团的最后代表仍然不存在。著名会计师马尔周不理解阿涅利家族的希望。

在菲亚特集团力挽狂澜期间,他的著名成就是在2014年成功收购克莱斯勒100%股权,最终重新建立了菲克集团,使其在全球汽车业曾经分散的两家汽车公司再次回归主流视野。事实上,成名的基本需求是在建筑中扭转局面。

当初马尔乔接手菲亚特集团的时候,曾经多次征战的车王,因为董事长去世,陷入了几年亏损、争遗产的内乱。自那以后,马尔乔接管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并仍在努力使菲亚特集团走出困境。在他职业生涯的14年里,他仍然围绕着这个核心任务,包括自由选择收购克莱斯勒组建菲克集团,都是为了这个核心目标。

2014年菲克集团的重新建立似乎很容易。事实上,菲亚特在马尔周收购克莱斯勒花了长达五年的时间,这可以跟上国内汽车公司的中期战略计划。汽车行业还是靠规模生存能力的标准。2009年,菲亚特集团只有260万辆车。

Malchow指出,这个数字不能超过安全和生存的标准,他缺少一个可以慢慢扩张的品牌,于是把目光投向了当时正处于破产危机的克莱斯勒集团。之后流程复杂,马超非常重视,最终促使菲亚特顺利并购。此举不同于卡洛斯戈恩继续实施雷诺-日产相互股权重组联盟。

菲亚特几乎100%收购克莱斯勒集团,使得原本属于欧洲区域性企业的菲亚特成为世界知名的汽车集团。所以,或许说起来,马尔周最后一次回到菲克集团,他过劳死的消息一度让业界感到黯然。事实上,自从2014年成功收购克莱斯勒组建菲克集团以来,菲克集团一度认为好日子就在眼前。

菲克

菲亚特集团和克莱斯勒集团在车型和理念上没有很好的互补性。菲亚特的小型化和柔性技术正好填补了克莱斯勒大排量、低油耗的不足,而克莱斯勒的华丹吉普品牌正好填补了菲亚特在SUV领域的空白。

菲克集团重建完成后,菲亚特在中国市场的不健康成为吉普品牌缓慢落地的温床。广汽菲亚特和克莱斯勒中国迅速重新建立了一个新的广汽Fick,以推进吉普品牌在国内的落地。经过三年的发展,已建成国内销量40万辆,成为山西这批国产新品牌中最成功的企业之一。可能Malchow没想到,自己花了五年时间在欧美运筹帷幄,最后一个浆果落地中国市场,可能间接助推了Jeep CEO需要FireWire接班人的事实。

近两年来,Malchow意识到,在依赖秩序之后,Fick集团在全球形势下依然无法保证安心。无论是独立国家运营的法拉利、玛莎拉蒂品牌,还是在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的吉普品牌,菲克集团都缺少一个需要带动的大众品牌。所以从2015年开始,Malchow在各大汽车集团中游走。

菲亚特集团

在菲亚特总部所在的欧洲,他主动结识了多年前怨声载道的大众,以及同样是欧洲必备竞争对手的法国PSA。在美国,有必要向克莱斯勒的老标准化和福特抛出橄榄枝。为了达成协议和合作,Malchow想尽一切办法,甚至期望通过邮件向标准化CEO Mary Bola明确提出拆分方案。

还包括中国长城曾回应吉普不愿收购,吉利与菲克集团就玛莎拉蒂进行谈判。虽然这些东西由于种种原因都无法建成,但需要体现的是,马尔周卸任后,对菲克集团的未来发展做了规划。Malchow一直认为全球汽车厂商必须率先降低成本,很明显他们在重组全球第七大汽车集团后依然保持着对分裂性欲的厌恶。也许是看到了马州的核心思路,现代汽车把目标放在了菲克集团身上。

7月初,有消息透露,现代汽车正在二级市场大力收购菲克集团的股份。根据菲克集团当时的股价估计,现代汽车只需100亿美元就可以获得菲克集团的比较控制权,进而成为菲克集团的新所有者,甚至成为未来全球汽车行业的新领导者。菲克集团没有对现代汽车的收购做出回应。

据国外媒体报道,现代汽车正在拍摄一个真空期,在此期间,马尔乔将下台。现代汽车集团CEO郑梦九仍然关注菲克集团的股票走势,预计12个月内会频繁暴跌。最关键的核心是,Malchow也要下台。现在马尔周因病去世,很难说他的继任者麦明凯是否会继承他的遗产,然后为菲克集团找到一个合作伙伴。

可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事件,麦明凯还没有完整的战略思考,这也是他接手后一直没有公开露面的原因之一。关于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广汽菲克回应称,既定政策将受到突发事件的影响,菲克集团之前的五年计划不会继续实施,吉普品牌新四化将继续在中国市场发挥实力。

本文关键词:yaboVip,品牌,克莱斯勒,马州,吉普,马尔

本文来源:yaboVip-www.ze-lm.com

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

网站地图xml地图